主张 >
评论

特朗普的朝鲜死路

 |  2019-02-08 14:35


亚特兰大—下个月,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再次会晤时,他将进入美国对朝鲜半岛外交政策这出礼节喜剧的第二幕。在金正恩对白宫的表白和特朗普对金正恩的溢美之间,这出喜剧的脚本一定是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所写就。和所有休息室闹剧一样,情节简简单单就好:金正恩承诺有朝一日放弃核武器,却扭扭捏捏地不愿披露任何生产核武器的计划的细节,而特朗普将承诺如果金正恩真的放弃核武器,将向金氏王朝投入重金。

 但是,这出戏当然是悲剧多于喜剧。和特朗普的其他威胁一样,比如抛弃长期盟友、美军撤出具战略重要性地区、撕毁贸易协议等,总统用嘴开炮的预期正在让美国的盟友、士兵、外交官甚至一些政客离心离德。

 从两位领导人去年6月新加坡峰会的结果看,有很好的理由应该为此感到担忧。特朗普天真地接受了金正恩过去八个月中的空头承诺,削弱了美国在韩国和其他国家的杠杆。朝鲜仍在追求弹道导弹计划,金正恩也向韩国和中国抛出橄榄枝,成功地削弱了对他的政权的制裁。

 特朗普不但没有阻止金正恩的核野心;他还损害了美国在亚洲的威慑力量。朝鲜常规武器早已在威胁日本和其他美国驻有军队的国家,特朗普公然表示要从韩国和其他国家撤军从根本上改变了地区战略格局。如果要求表态,东京、首尔、台北和东南亚的领导人可能会有所掩饰,不会说出众人皆知的秘密。但事实是,特朗普让美国防务承诺受到了质疑,而与此同时,朝鲜和中国开始越来越变本加厉追求自身地区野心。

 这个问题对美国决策者的思维影响很大。因此,只要特朗普出国,都会有一大批高级官员跟在他身后——就像游行之后的马路清洁工——给盟友保证。但是,不管他们的论点多么有效,总归无法恢复特朗普给美国的信誉所造成的伤害。

 以去年6月特朗普的说辞为例。特朗普宣布朝鲜“不再是一个核威胁。”这对美国的最重要地区盟友日本来说显然是一个大新闻。即使金氏政权真的同意放弃开发可靠的洲际导弹的尝试,它仍拥有数千枚可携核短程和中程导弹对准日本。

 特朗普政府还对朝鲜常规武器的威胁视而不见。特朗普单方面决定停止美国在韩国的军事演习便是一例。美国和韩国军队参加的演习是精炼作战计划、解决执行和文化问题、磨练军事技能的关键。因此,它们不但在准备应对朝鲜半岛的各种或有状况方面起着核心作用,也是日本自身防卫的核心。确保地区内盟友单位间合作无间对于日本和对于美国或韩国一样重要,在日韩关系有所恶化的当下,更加如此。

 不管与金正恩的下一场峰会上发生什么,已经可以清楚的是,特朗普对美国盟友的不尊重正在产生后果。建立有效的防务合作需要时间和亲身努力。如果盟友之间心怀恨意,在高优先级目标层面的合作有可能无限拖延。

 比如,三年前,美国官员居间促成了一项重要协议,便利了日本和韩国之间的情报数据交换。但今天,日韩关系再次因为战争赔款问题而趋于紧张。

 目前,日韩关系再度转坏加剧了上个月一次事故的后果——一艘韩国舰艇将目标对准了一架日本巡逻机。在没有美国调停的情况下,两个盟友之间继续军事合作的前景有可能每况愈下,促使韩国总统文在寅政府与朝鲜和中国走得更近。

 事实上,斯坦福大学的丹尼尔·斯内德(Daniel Sneider)指出,一些日本人已开始认真考虑美国从地区内撤走的可能性。特朗普抱怨盟友没有承担合理的支出比例,而在韩国自行其是的情况下,日本领导人也在被迫重新考虑保持了很久的日本防务和安全政策前提。

 特朗普无视美国安全承诺和保持承诺的关系,这逃不过亚洲领导人的眼镜。他所谓的扩大美国在世界上的作用无法令人感到安慰,因为他更加经常地威胁要抛弃“不公平的”盟友。

 最近,特朗普签署了亚洲保证计划法案,承诺在五年的时间里投入75亿美元提高美国在亚洲的存在。该计划的缩写ARIA(中文意思:咏叹调)太适合特朗普的政策及其对美国在亚洲的地位的影响了。毕竟,咏叹调是独唱曲调。



肯特·哈林顿(Kent Harrington)、约翰·沃尔科特(John Walcott)

肯特·哈林顿是中央情报局前资深分析员、前负责东亚的国家情报官、亚洲情报站站长、公共关系主管。约翰·沃尔科特曾在《新闻周刊》、《华尔街日报》和其他刊物负责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报道,现为乔治敦大学外交学院兼职教授。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9. www.project-syndicate.org
 
删除对方的猥亵语言、 广告等。
参与互动  0条评论
 
0 / 1500 bytes

朝鲜市场动向

2019.08.20
朝鲜圆 平壤 新义州 惠山
市场汇率 8,400 8,520 8,460
大米价格 4,550 4,690 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