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儿的钱也要榨取,朝鲜保安员要求“上贡”

记者金有真  |  2018-05-14 16:03
看韩语原文  
据消息人士介绍,最近朝鲜流浪儿数量在不断增加,可是应该担负起保护和管理责任的有关机构干部们却榨取这些孩子的钱财。

11日,咸镜南道消息人士跟DailyNK通话时表示:“最近,咸兴市和周边村庄的流浪儿人数增加了。他们结伙儿偷东西,当局却没有采取相应的措施。”“相反,负责的保安员(警察)还明目张胆地让他们给自己上交部分偷盗物品。”

他说:“针对到市场买东西的人和商贩进行的偷盗行为盛行,但是可以说保安员们也助了他们一臂之力。”“因为只要上交部分东西,保安员就会不闻不问,所以出现了百姓互相不信任的现象。”

“人们批判从流浪儿手中榨取现金的保安员是歹毒的家伙,可是(保安员们)却不当回事儿。”
如上所述,保安员们并不想保护流浪儿。因为他们是金钱的来源。不仅不管制,相反会利用他们去赚钱。

虽然朝鲜当局强调爱婴院、托儿所、幼儿园等保育设施及福利,但是情况一直没有好转。一些钱主(新兴富人阶层)为搞更大的工程参与金正恩关心的事业,但是因为设施环境恶劣,流浪儿都不想入住相关设施。

消息人士说:“经常能见到幼小或年老的叫花子为了吃到客人吃剩下的东西在饭店门口排长队的景象。”“因为都瘦骨如柴,很多人都觉得可怜。”

因为当局疏忽保护及管理,受害的百姓较多。缺少“住处”的流浪儿经常在公寓小区过夜,因为恶臭等问题不少居民表示抗议。

据消息人士介绍,朝鲜当局对并不积极应对这种社会问题。所以落后于市场化的底层百姓民心越来越刻薄了。

他说:“不能入住市内的人们居住在被称为‘叫花子村’的地方。”“这里的百姓因为不能填饱肚子,还不能正常劳役,处境非常艰辛。”

“北南首脑会晤消息传开后,人们的期待都很大。”“人们希望南朝鲜支援粮食解救他们。”

 
删除对方的猥亵语言、 广告等。
参与互动  0条评论
 
0 / 1500 bytes

朝鲜市场动向

2015.09.10
朝鲜圆 平壤 新义州 惠山
市场汇率 8,260 8,200 8,320
大米价格 6,000 6,000 6,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