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召开了先军政治讨论会?真是…

真像朝鲜俗语所说的“毛毛虫爬上了蒿杆”
朴哲勇 / 平壤K大出身脱北者  |  2007-05-09 18:29

DailyNK将连载平壤名牌大学出身脱北者朴哲勇(假名)写的“平壤24时”系列手记。朴氏为1981年生,毕业于朝鲜名牌大学平壤K大学,毕业后一直在某单位上班,2007年1月非法越境进入中国。他说“想把平壤的真实面貌告诉全世界。”,把自己亲自写成的稿件寄到DailyNK。朴氏目前准备重新回到朝鲜。他在稿件的开头部分写上“将来平壤展开民主化运动时,希望韩国和国际社会给予不惜一切的支持”的话语。朴氏还在稿件中特别请求把北韩的国号标成“朝鲜”。他强调为实现朝鲜的民主化,朝鲜人民所起的作用比什么都重要。DailyNK尊重作者的意见,将把北韩标记成“朝鲜”。恳请所有读者给予无私的鼓励和支持。

ofggNNTCMTnI1dXZv6q1xLXatv60zs/IvvzV/tbOzNbC27vhICYjOTQyNjtEYWlseSBOSyA=
听说韩国人要召开有关朝鲜先军政治讨论会。

要讨论朝鲜的政治,这表明对朝鲜的关注越来越多,应该感到高兴。但让人感到费解的是,要开讨论会的韩国人对先军政治究竟了解多少?

这并不是出于“南朝鲜人对先军政治懂什么,还开讨论会?”的想法。我所怀疑的是,先军政治是不是具有值得让学者们聚在一起讨论的那种特别的思想或理论背景?

1995年金正日访问矮松岗哨

“先军”一词正式在朝鲜登台是在1998年。要说先军就必须谈到“矮松岗哨”。

朝鲜说:“1995年1月1日,全国人民为了看到将军的容颜围坐在电视机前,许多儿童为了见到将军在迎新年舞台上翘首企盼的时候,将军访问了矮松岗哨。”矮松岗哨是位于平壤市万景台地区郊外的部队。

当时,每年1月1日国家例行召开新年致词和迎新年演出。

但是,金正日并没有出现在全国人民关注的活动场所,却访问了一个只有中队规模的平凡的部队岗哨,向人们展现了自己“更注重军队”的决心。因此,朝鲜的革命史上把金正日对矮松岗哨的现场指导描写成先军政治的开始。

朝鲜劳动党出版社出版的《固守红旗的艰苦六年》中详细地说明了先军政治。这本书谈到的是1995年开始到其后的六年,书中主张:“金正日将军于1994年7月失去了领袖,再加上面对变得更为恶毒的帝国主义分子和走狗们的经济封锁和孤立压制政策,也就是说国家处在严酷的环境时,确信维护社会主义的唯一道路是加强人民军队,以人民军队为首进行革命和建设才是破解一切难关的道路。”

讲述了金正日革命历史的系列书《不灭的向导》中,作家宋相恩所写的“拿起枪杆子”也把1995年的访问矮松岗哨描写为先军的开始。在诸多的朝鲜革命历史书籍中,“拿起枪杆子”是被评价为最真实地描写了先军政治的小说。

先军政治=一党独裁+军事独裁

不管怎样,书中主张金正日在成为自主的人民还是成为帝国主义的奴隶这一严峻的十字路口上,毅然高举了枪杆子。

这里还引用了金正日的“语录”,大致内容如下:

“当我决心施行先军政治的时候,想到人民就心痛。但我想我们的人民会理解我跟随我,就毅然决定了先军政治。我们的人民很清楚,没有糖还能活,但没有子弹就不能活下去。刚开始的时候我没有用先军这一词。因为说到先军,就会联想到军事独裁。可是到如今,先军的威力在四面八方发挥作用,就应该正式命名为‘先军政治’,并把它树立为我党的基本政治方针。”

从此,全国上下形成重视军事、重视枪杆子的风气,全国人民为抄袭和背诵有关先军政治的问答式内容而乱成一团。2000年,朝鲜开始强调先军政治的正当性和优越性,正式强化了“先军政治”。

在平壤发行的外国人专用英语报原先把先军政治翻译成“Army first police”,从2002年以后翻译成“Sungun policy”。金正日曾进行现场指导的矮松岗哨中队长还在朝鲜中央电视宣传了先军。

2002年,开始进行美化先军政治并夸大成独创性思想理论的工作。其实,先军政没有任何可供为基础的思想或理论。更何况,对军队的领导权只集中在将军一人身上的朝鲜政治现实中,“以军队为首”只是意味着“将军不仅进行一党独裁,还同时进行军事独裁”。但是,朝鲜的先进劳动模范和革命历史教员们为了掩盖“将军军事独裁”的阴暗面,开始争先恐后地为先军政治添加革命传统和思想上的理论依据。

1932年 VS 1962年

革命历史课程教员们原先在课堂上最强调的是“先军政治的开始”。到2002年为止,学生们只要在革命历史考卷上把先军政治的开始写成“1995年1月1日,现场指导矮松岗哨”,就能轻而易举地获得5分满分。但是2002年末开始,考试卷上的标准答案有了变化。

革命历史教员们说明道:“因为领袖也重视军队,才有步骤有体系地把军队转交给将军了吧?如今的先军政治是继承了伟大领袖的重视枪杆子、重视军事的思想,并发展成适合于现代社会的产物”,从而引用了金日成的旧作。并主张“应该把先军政治的开始看作领袖组织抗日游击队的1932年4月25日才是正确的。”

但并没有到此为止。2003年在平壤的各所大学举行的“金正日革命历史学科竞赛”中,出现了把先军政治的开始看作1962年的说法,教员之间展开激烈争论。

1962年2月5日是金正日访问了“一挡百”的故乡大德山岗哨的日子。这一天是金正日对人民军队的第一次现场指导。因此有人主张应该把这一天当作先军政治的开始。

结果,主张“1932年”的教员判的卷子上1932年是正确答案,而主张“1962年”的教员判的卷子上1962年是正确答案,上演了由于同一个题而成为优秀和不及格的闹剧。

这件事情以后,所有的旧作、著书、劳动新闻社论、问答式学习材料删除了一切有关先军政治的部分,“矮松岗哨”也悄然消失了。

在学生和老百姓中频繁进行的问答式学习中,也只提及到先军政治的本质、正当性、伟大性,而不谈先军政治的开始时期。

1960年访问柳庆寿坦克师

但是,2006年8月25日,宣告先军政治开始时期的重大报道让朝鲜为之轰动。报道说,1960年8月25日金正日访问了“柳庆寿105坦克师”,此时就是先军政治的开始。并把8月25日定为公休日,平壤到处张贴了庆祝先军政治46周年的宣传条幅。朝鲜中央电视连续几天播放了赞扬先军政治的节目。

当时处在尴尬境地的是给学生们教革命历史的教员和各单位的宣传工作人员。他们都是在大学5年时间专门学过革命历史和用革命历史获得博士学位的实力派,但却在学生和人民面前出了丑。

我们大学的革命历史教员在讲课中还坦白地说过:“上边说是这一天就是这一天,说是那一天就是那一天。”“好像我在给学生们讲虚假的内容,让我感到脸红。”

就像毛毛虫上了蒿杆

不管金正日的先军政治有10年还是半个世纪的历史,剩下的只有核武器和几个导弹。朝鲜高呼由于先军政治完成了国防自主权也毫无道理。

美国没有先军政治却成了世界上拥有核武器最多的军事强国,日本就算没有先军政治或核武器却成了全世界向往的经济强国。别说是先军政治,连军人参加政治也表示反对而进行过斗争的韩国,也已在分裂半个世纪的时候成了朝鲜无法比及的先进国家了吗?朝鲜先军政治的10年只是向联合国和外国政府乞讨的10年。

先军政治只是单纯的军事独裁。只不过是不满足于一党独裁,还想以军队为首君临老百姓头上的落后的政治体制。

金正日军事独裁的枪口并不只瞄准了美帝国主义和韩国傀儡政府。在金正日的先军政治期间,贫穷的一般百姓由于饥饿而倒下,连军人也被迫选择上了“不是强盗就是病夫”的骂名。

我很想知道,韩国人拿这个连颜色也不正的山杏到底进行了什么样的讨论了呢?如果朝鲜的革命历史专家们听说韩国举行了先军政治讨论会,都会掩饰不住笑容。朝鲜有句俗话:“毛毛虫上了蒿杆子”。意思是说爬上了蒿草杆子的虫子自以为爬上了世界上最高的地方而沾沾自喜和目中无人。

要想正确了解朝鲜,就应该先考察百姓的生活。赞扬金正日的政治口号没有反映百姓们的真实现状。先军政治只不过是让朝鲜人活生生受罪的军事独裁。学者们还讨论这种先军政治,真让人啼笑皆非,贻笑大方。
 
删除对方的猥亵语言、 广告等。
参与互动  0条评论
 
0 / 1500 bytes

朝鲜市场动向

2018.12.11
朝鲜圆 平壤 新义州 惠山
市场汇率 8,000 8,060 8,105
大米价格 4,870 4,600 4,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