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货币改革后两江道首次出现饿死者

甲山郡母女死亡…道党秘书金希泽访问现场
长春特派员 李成进  |  2009-12-21 10:30
由于11.30货币改革带来的混乱,朝鲜国内粮食流通急剧减少,两江道农村地区出现了饿死者。

当初,进行货币改革初期估计现金保留量少的贫困层受害情况会非常少。可是因为新币流通被推迟“市场萎缩”被长期化,再加上朝鲜当局加强粮食控制,贫困层的痛苦比预计的还要严重。

两江道内部消息人士17日跟DailyNK通话时称:“在甲山郡甲山邑做面条生意的申某和11岁的大女儿因虚弱在家里死亡。”

消息人士说:“因为货币兑换没有生意,国家还严控个人之间的粮食交易,贫困层的粮食问题非常严重。”“道党也认为此次事件非常严重,出面制定对策了。”

在朝鲜,申氏家庭属于挣一天过一天的家庭。属于这一阶层的人因为做生意的本钱少无法进入市场柜台,只能在街上露天摆摊,或者出劳力挣一天的打工费。

申某孤身一人养育着11岁、8岁两个女儿,在甲山市场周围卖“土豆面条”维持一天天的生计。

土豆面条是把生产淀粉后留下的土豆渣磨成粉,制作面条就能以玉米面条1/4的价格销售。在两江道地区,这只是贫困层吃的。据说,因为几乎没有营养成分,也不用作饲料。

她用附近农机厂的面条机制作土豆面,上午在甲山市场周围销售,下午到农村购买土豆渣粉。

据说,申某是发表货币改革措施之后开始挨饿的。不能用旧币的消息传开之后,甲山市场没有想卖东西的和想买东西的人,申某的生意也就中断了。想从人民办邻居那里借点玉米,可是没有人帮她。

10日晚,人民班班长为了通知人民班会议事项到她们家的时候发现了申某和11岁女儿的尸体,并报告给甲山保安署。

幸亏二女儿还有一口气。在申某家发现了9千元左右的旧币。周围的人非常惋惜地说这钱可能是“最后的本钱”。按货币改革前的市场价,可以买到4公斤左右的大米。

申某死亡的消息通过11日举行的人民班会议广泛传播开来,甲山邑人民班长和甲山郡劳动党员们到郡党秘书那里要求制定针对特贫层的对策。

两江道责任秘书金希泽担心民心动摇,11日亲自到申某家庭去了情况汇报,并下达了向甲山郡地区特贫层提供午饭的指示。

据消息人士介绍,12日和13日,甲山邑在郡内国营食堂和协同食堂供应了免费午餐。这天给每人供应了150克大米和玉米以2:8的比率混合做成的饭和一碗酱汤。

而且13日下午开始向甲山邑居民供应了可吃10天的玉米。据悉,郡党、郡人民委员会、农村经营委员会、检察院、国家安全保卫部、人民保安署等机构的干部排除在此次无偿供应的范围之外。

对此次事件,两江道道党采取了快速应对。可是被评价为事先准备不足的货币改革将给朝鲜带来何种后果,还有待于观察。

12月6日为止,朝鲜当局结束了正式货币兑换工作,关注着新币在市场上的作用。担忧居民对新币的信赖度形成较晚,连新币也遭受“价值跌落”现象。8日和9日举行的财政工作会议上也没有发表工资及价格措施。

货币改革之后到现在,为稳定居民生活朝鲜选择的方法是“控制粮食交易”和“利用收卖商店”。

朝鲜当局从12月1日开始禁止了个人之间的粮食交易,11日还发表了通过收卖商店购买粮食的强制措施。如果说“粮食供给所”是向拥有粮食供给票和现金(定价)的居民兑换中央供应粮的地方,那么收卖商店是根据国家定价向居民销售国外进口粮食的国营商店。为了控制市场物价,提出了通过收卖商店进行流通的方法。

朝鲜当局正教育粮商们把所拥有的全部粮食卖给收卖商店,可是收卖商店的收购价格太低,粮商们并不听从当局的教育,观望事态的发展趋势。据悉,16日两江道惠山市内收卖商店的大米价格降到每公斤24元朝币,可是收购价格只有19元。

特别是今年朝鲜农业业绩比去年减少10%以上的传闻扩散以来,拥有粮食的商人们更是采取观望的态度。货币改革之后,一般百姓想买粮食也买不到了。

对此,朝鲜的市、郡党委员会为防止该地区粮食流出去进行机械性的应对,可是这反而更加剧了粮食流通。检查和控制从他乡来的粮食商人或者严控带着粮食到外地的居民,阻碍着“市场供应”。

货币改革已有20天了。4口人的家庭一天最少需要2公斤粮食。也就是说到目前为止需要消费40公斤左右的粮食。特贫层的粮食危机将越来越严重。

消息人士说:“甲山郡虽然发放了10天的粮食,可是还不能解决根本问题。”“要么国家按规定供应粮食,要么重新允许市场上销售粮食。”
 
删除对方的猥亵语言、 广告等。
参与互动  0条评论
 
0 / 1500 bytes

ta/Ntw==

vOG+9tKqx/PW0Ln61f64rs2j1rnHsre10NDOqiE=    | 变更 | X 

yMvD8b78

z8LD5tXiuPa98LTz1tDU9cO0vs3V4sO0w7vT0MjL0NTE2KO/teTQzbXE1f7Wzravzu8=    | 变更 | X 

vfC089bQ

0rvFybr60dSjusTjw8eyu8rHx7C8uMzsy7W79bHSuMS477rzyMvDx7fov/HHwLm6yczGt6Os1PXDtNTa1eLGqtChy7XW0Mu1ysehsLK7xNzTw77JsdK1xM/7z6K0q7+q1q6686OsvNfJvcrQs6HDu9PQz+vC9Larzve1xLrNz+vC8rarzve1xMjLobGjv8Tjw8eyu8rHy7XK0LOhyc+088PXvNu48dXHtb3QwrHSODDUqtfz09KjrNT1w7S98czs09bLtbvYwuS1vcHLMjDUqri9vfzE2KO/vt3O0rnAvMbTprjDysfOqsHLuPjX1Ly61dK49syovdfPwr7N0O7S4rHg1OzBy9Xisr/Qocu1oaM=    | 变更 | X 

1ebB+rXEtKvIyw==

1tC5+jYwLTcwxOq0+qOs0rK6xbPGw+K30dK9wca6zb3M0/2hoteh1ayho6GjoaOho7b2y8C1xNKysrvJ2aGjDQo3MMTqtPqjrM7SyMvJ+tbQvMfS5Nfuye61xMjLvOTDwM62o6y+zcrH0rvN67vs4r2jrLHIz9bU2rXEuqOyzrGr0+P26LPhsrvWqtKqz8rDwLy4sNmxtqGjz9bU2rPUxvC77OK9wLSjrNWmvs3Du8THuPbOtrXAwcvE2KGjz9bU2sO71NmwpLb2sMmhow==    | 变更 | X 

yKW5/bOvz8q1xMjL

sbGzr8/Kvq2zo+zF0qu1xMv5zr2hsMj9tPPD4rfRobG+v7651PXR+cTYo78NCjEuxtXNqMrQw/G+09ehtcTCpbe/tPO2vMO709DOwMn6vOShosO709DFr8b4oaK437Ljw7vT0LXnzN2hosO/zOy2vM2jtee1xNeht7+ho9Xivs3Kx8v5zr21xMPit9HXobe/oaMNCjIu0r3Uury4uvXKssO00qm2vMO709ChosGs1+7G8MLrtcTSvdPDz/DGpLjgoaLJtLK8trzIsbemo6zXosnk0rvV68fgw7nL2Lu81d+x2NDryse4ybK/ye233bu5tcPFxbbTtci0/aGj1eK+zcrHy/nOvbXEw+K30dK9wcahow0KMy7L+c69tcTD4rfRvczT/bK7uf2+zcrHttTIy8PHtNPQobW9tPOyu7bPvfjQ0KGw1vfM5cu8z+uhsbXEz7TE1KGittSzr8/K0tTN4rXEysC957340NDR/cSnu6/G28at0Pu0q73M0/22+NLRoaM=    | 变更 | X 

wu2087n+

1K3AtNXivs3Kx8Pit9HXobe/oaLD4rfR0r3BxqGiw+K30b3M0/2jrLWrsrvD4rfRs9S1xKGj    | 变更 | X 

uqu5+sjLzKuw9NfTwcs=

sdXXxdHbvs3E3NTss/bAtLXE0MLOxaGj    | 变更 | X 

uqu5+sjLzKuw9NfTwcs=

uqu5+r3wyNrOo7v6uvPK17b7yte0zrP2z9a29svA1d+ho9Xi0fm4xNCnufvU9cO00fmjvw==    | 变更 | X 

wu2087n+0rvAyQ==

uPm+3b3wtv61xL3XvLa7r7fWKLrL0MS917y2o6y/yb+/vde8tqOsus23tLavvdcpILb2y8C1xL/PtqjKx7e0tq+917y2y/ujrNfm0q/Sr8rHtdjW96OstvbLwLvuuMOjrNXivs3Kx7Ovz8q1xMjLyKg=    | 变更 | X 

yMvD8b78

yMu85LGvvuc=    | 变更 | X 

朝鲜市场动向

2019.06.11
朝鲜圆 平壤 新义州 惠山
市场汇率 8,025 8,020 8,035
大米价格 4,300 4,480 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