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的堕落

 |  2018-11-30 18:06


纽约—大约25年前,哈佛教授、当时担任美国住联合国大使和纽约州参议员的丹尼尔·帕德里克·莫伊尼汉(Daniel Patrick Moynihan)创造了“正常行为的堕落”(Defining Deviancy Down)一词。这个词是为了描述一种社会趋势:行为标准逐渐堕落,曾经不可容忍的事情变得被广泛接受。

当我想到旨在促使朝鲜去核化的外交状况时,就会想到莫伊尼汉的这个词。此事所涉各方,包括美国和韩国,逐渐放松了期望从朝鲜身上得到的要求。可称之为“外交的堕落”。

形势可谓急转直下,因为新加坡峰会已经过去了四个月,有消息说特朗普和金正恩会很快再次碰面。

和外交中常见的情况一样,一个问题是如何定义成功。和平是一个可能的答案。平心而论,捍卫朝鲜半岛和平是非常值得的,因为如果爆发战争,将造成巨大的人道和经济损失。

但如果让避免战争成为压倒一切的重点,就很有可能牺牲掉其他重要利益。另一个危险是所形成的安排缓和了短期紧张,但因为要求用真正的妥协和约束换取承诺和可能,而威胁到长期和平。

已经有证据表明,韩国和美国都不急于要求朝鲜完全放弃核材料和武器,而如果朝鲜不完全放弃核材料和武器,真正的去核化也无法实施和验证。问题点在于朝鲜不会就范于这样的要求,从而导致危机。

相反,韩国建议,如果朝鲜只是销毁几处核设施,应该给予足够的时间。至于美国,则要求保持耐心,建议怀疑派不要要求朝鲜短时间完成多项工作。不论是韩国还是美国,都不愿意在朝鲜身上做可能失败的尝试。

与此同时,“最大压力”运动已基本结束,现在的呼声是放松制裁,不要照章充分实施。美国和韩国还取消了军事演习,分别放松了兵势,缓解了朝鲜政权的压力。这就是外交的堕落。

但不愿向朝鲜施压带来了一项危险:朝鲜政权不但能够保有、还能扩大它的核武库。事实上,朝鲜只要在关闭或销毁核设施的同时能够继续建造新设施,朝鲜就永远不会去核化。

也许朝鲜将抵制要求它先做好一切才能得到回报的谈判,这是不难理解的。如果想要它销毁核能力的话,它会要求补偿,最有可能是以放松经济制裁的形式。中国和俄罗斯肯定会支持这样的要求。但因为小小的妥协就慷慨奖励朝鲜会降低它采取更多动作的激励,更不用说完成去核化了。

金氏政权肯定还希望避免被迫在放弃核和导弹计划(它视之为安全之本),以及改善经济状况(社会和政治稳定之本)之间做出选择。它想要安全和繁荣兼得。

朝鲜一直在要求宣布停战。停战是一个很有企图的宣言,将表明用正式和平条约取代65年前朝鲜战争结束以来的休战,是共同的愿望。这里的问题也在于朝鲜要求什么回报。目前,其中止核和导弹试射的政策让美国和韩国停止了大规模联合军演。总有一天,朝鲜可能要求减少美国在韩国的驻军。

风险在于专注于去核化。不难理解,实现这一目标是美国的重点,但韩国同样还要担心(甚至更加担心)朝鲜威胁首尔的非核或常规军力。韩国20%的人口都居住在首尔。危险在于不同的重点将造成两个盟友之间的裂痕,让朝鲜渔利。

尽管特朗普发了很多推特和声明,但去核化既非事实,也不确定。相反,它仍然是一个可望不可即的目标。美国和韩国的挑战是在不发生分歧的情况下接近这个目标。

实现这一点的最好办法是通过紧密磋商、承诺避免做出令对方意外的举动或各自签署协议,以及形成全面协定,规定哪些外交目标必须实现,为了实现它们需要怎样的回报。现行军事演习和经济制裁应该保持,除非发生了减小朝鲜威胁的重大变化。我们可称之为外交的升华。

理查德·哈斯是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他最近著有《失序的世界》。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8.
www.project-syndicate.org
删除对方的猥亵语言、 广告等。
参与互动  0条评论
 
0 / 1500 bytes

朝鲜市场动向

2018.12.11
朝鲜圆 平壤 新义州 惠山
市场汇率 8,000 8,060 8,105
大米价格 4,870 4,600 4,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