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访谈

“柬埔寨运营大量屠杀记录所,朝鲜人权活动可借鉴”

【柬埔寨记录保存所事务局长达拉凡坦】“韩国政府和民间应联合起来制订朝鲜崩溃&
记者 吳世赫  |  2014-02-27 16:41
看韩语原文  

对韩国人来说,柬埔寨是拥有吴哥窟等旅游名胜的国家,但是1970年代中期的大规模屠杀事件遗留下来的万人冢(Killing Fields)更是震惊海内外。波尔布特的红色高棉运动屠杀了200万百姓,人们都想忘记这一惨痛的历史,但是至今还在运行着记录着当时人权蹂躏的记录保存所。在朝鲜,金正恩独裁政府正在肆意蹂躏人权的情况下,我们值得借鉴。

 

1994年美国议会通过柬埔寨大量屠杀法案后,耶鲁大学援助了柬埔寨大规模屠杀调查项目以来,柬埔寨开始运行了记录保存所(Documentation Centre of Cambodia: DC Cam)19971月,为开展项目由柬埔寨当地人士组成了独立团体,目前柬埔寨政府和海外团体合作开展万人冢屠杀事实调查、研究和编写历史教育资料等各种活动。

 

这跟韩国为增进朝鲜百姓人权发起的朝鲜人权法案已经在国会稽留了十年成对比。DailyNK采访了最近访问韩国的柬埔寨记录保存所事务局长达拉凡坦(Peoudara Vanthan) ,听取了相关介绍。达拉凡坦是从1996年开始作为志愿者在记录保存所工作并成为正式职员,目前负责项目企划和实行等工作。

 

【柬埔寨记录保存所事务局长达拉凡坦采访全文】

 

问:为什么访问韩国?

 

答:美国国际民主主义研究所(NDI)韩国办事处代表石经桦(音)邀请我,向在韩国从事朝鲜民主化与人权开展活动的市民团体负责人介绍记录保存所的调查活动经验,所以访问了韩国。

 

问:据悉,记录保存所不仅调查波尔布特红色高棉独裁政府时期的大规模屠杀,还为治疗与恢复受害者而努力。资料调查对治疗受害者有何帮助?请您具体介绍一下。

 

答:我们认为记录受害者的工作是能够安慰他们的方法。有人聆听他们的伤痛,他们能述说痛苦,我盟能为他们呼吁,这就是一种安慰。

 

问:我认为柬埔寨记录保存所所做的事情对消除韩国未来统一时代的矛盾也起重要的作用。目前,您认为仅靠这种资料调查方法对治疗受害者们还有效吗?

 

答:我们不能在没有正确了解历史的惨剧情况下就把它给忘却了。不懂得和不了解历史的罪行,就不能谈及未来。

 

问:那么在治疗受害者的过程中怎么利用调查资料?

 

答:受害案例和红色高棉独裁政府时期的罪恶制定成报告,对政府制定政策起着参考作用。还通过电影、照片资料和采访等制作万人冢地图,让更多的人去了解并进行更多的研究和调查。最具代表性的是,我们把调查资料提供给了联合国的红色高棉特别法庭(ECCC)

 

问:一些人问为什么需要联合国等国际机构的判决?这些对治疗受害者有帮助吗?您认为这种国际行动能为治疗受伤的柬埔寨起到作用吗?

 

答:国际法庭不可能涉及到所有的东西。我认为在某种角度上这种国际法庭的刑事判决和过程能帮助人们了解红色高棉独裁体制中经受的痛苦和伤痛。

 

问:柬埔寨记录保存所起步阶段得到了美国国务院的支援,耶鲁大学也提供了帮助。目前成为了完全独立的团体。到目前为止,开展独立活动的过程中没有引发任何政治问题,那么团体的强项是什么?

 

答:1997年记录所独立的时候得到了耶鲁大学的资金援助,采访了比预期更多的受害者,也有了更广泛的知名度,开展了更多的项目。我们取得更多成果的过程中有了发展。

 

问:据悉,记录保存所和柬埔寨政府保持着非常良好的关系,政府对团体活动提供大力支援。能介绍一下怎么跟政府建立良好关系的方法吗?

 

答:柬埔寨人对政府的评价一般不是很好,有偏见。可是没有政府的协助不可能做这种事情。比如,要想采访受害者或想获取更多的有关资料,需要地方官员们的协助。国际特别法庭调查等也需要这种协助。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努力跟政府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政府也为我们的活动建立了教育中心等,为研究和人权教育提供了帮助。

 

问:也就是说,柬埔寨政府为不再发生历史上的大规模屠杀这样蹂躏人权的事情,大力进行教育援助了?

 

答:对。目前柬埔寨的所有大学学生在一年级的时候必修红色高棉独裁时代的历史课程,这样才能取得学位。而且柬埔寨教育部规定的学校教材中都综合编入了历史事件。

 

问:那么政府的这些政策都制定成法规了吗?

 

答:有没有这种法规还不清楚,但是最近政府官员们就制订向法院申诉红色高棉时期加害者们的调查法进行了争论。

 

问:韩国有许多有关朝鲜的团体。可是就这些团体是否需要得到政府协助还是由民间进行支援进行争论。您这么看?

 

答:我不太了解韩国的具体情况,但是需要由政府进行支援。资料工作需要长期的支援。而且有了财政上或政治上的支援,才能取得共同的成果——资料。而且还需要采取杜绝再次发生类似事件的措施。

 

问:需不需要制定法规来进行支援是非常复杂的问题。您认为制定法规并由政府志愿团体,这对团体们的活动是非常重要的吗?

 

答:原则上有了法规才能决定政府需不需要提供服务。政府应该援助团体们开展这种活动。

 

问:最大的不同点是,柬埔寨的政治上已经没有了红色高棉独裁,而韩国要面对朝鲜。可是在韩国的政治结构上,最重要的是任何一方都不愿意刺激朝鲜。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答:我觉得应该事先做好准备。做好了准备,才能在任何情况下采取行动。我认为就算朝鲜不会崩溃,但应该做好准备才能做事情。当然,朝鲜核柬埔寨有所不同。我们是从1995年开始进行的文书工作。因为已经做好了相关准备和计划才取得了目前的成果。

 

问:红色高棉政府是1979年崩溃的,可是为什么是从1995年才开始的?

 

答:红色高棉时期我只有三四岁。听说记录保存所之前都不知道红色高棉。在记录保存所工作的过程中才逐渐了解了事情真相。

 

问:您说红色高棉时期您还非常年幼。可是韩国年轻人却认为跟朝鲜没有太大的关系,所以对朝鲜的关注也越来越少了。

 

答:我认为这是教育问题。年青一代只能通过教育了解残酷的历史。因为年青一代没有亲身经历过,所以只认为这是父母们的历史。可是通过教育和依法调查就能改变这种意识。开始了解了红色高棉独裁确实存在过,相信了其真正惨无人道的事实。所以年轻人开始进一步学习和调查研究了。

 

问:您说教育非常重要,在柬埔寨大学生们都有义务必修有关大规模屠杀的历史。为此给学校提供了教材和相关资料,最近还做过其他事情吗?

 

答:我们编写历史教材或教育指南等书籍。而且还培训讲解红色高棉独裁的教师。进行教育并不是单纯地为了复仇或唤起憎恶,而是为了让和平永存和防止再次发生残酷的大规模屠杀。我们用自行开发的教育方法在全国范围内培育了近3000名教师。

 

问:得到政府支援的时候政府不可能总是非常欢迎。在跟政府进行协商的过程中,经历过的艰难和障碍是什么?

 

答:我觉得没有过太大的艰难。因为这是为了生动记录历史,实现正义的事情。因为有了这种明确的目标,没有过太大的艰难。而且这也是为了治愈人们的伤痛,实现社会团结的事情。

 

问:怎么确保了充分的教师培训费用?

 

答:跟教育部也进行了合作,也得到过其他外国团体们的帮助。最近还得到了国际民主主义研究所(NDI)和美国和平研究所(USIP)的支援。此外还得到了比利时等其他国家的支援。

 

问:有没有过因为得到外国财政支援而面临过难题?在韩国,从事朝鲜相关活动的团体们因为得到了外国或美国财政支援,受到某些政治团体们的批判。

 

答:我认为得到外国财政支援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给柬埔寨产生影响的并不仅仅是大规模屠杀或战争犯罪。这会给所有人和所有国家产生影响。这是人间之爱的问题。我认为,很多国际团体为了预防这种问题才进行援助。

 

问:在谁将接受处罚的问题上,柬埔寨政府和联合国万人冢特别审判调查怎么达成了一致?虽然是非常复杂的问题,但是在韩国处罚朝鲜的人权蹂躏者等也是非常敏感的问题。

 

答:进行了很多磋商。协议过程可能经历了十年。有些人可能犯下了没能参与救助人员活动的罪过,也有一些柬埔寨政府不乐意的事情。因为双方都有相同的理由,所以根据柬埔寨和平与社会团结,以及国际标准最终决定谁要承担责任了。另一个是,红色高棉时期的大部分独裁者已经去世或被处决,也有人在红色高棉时期就逃到了其他地方。所以目前能接受处罚的不到十个人。

 
删除对方的猥亵语言、 广告等。
参与互动  0条评论
 
0 / 1500 bytes

朝鲜市场动向

2019.01.08
朝鲜圆 平壤 新义州 惠山
市场汇率 8,500 8,430 8,570
大米价格 5,000 4,990 5,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