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访谈

统一给力?……“需要能改变朝鲜的统一领导能力”

【向100人询问统一】成均馆大学国家战略大学院院长廉燉载:“压迫人权的朝鲜不是
记者 李尚龙  |  2014-02-05 18:41
看韩语原文  

朴槿惠总统在最近的记者招待会上说“统一很给力”,谈论统一成为新年话题。统一不是“选择”而是“命运”,统一能给韩半岛带来繁荣的机会,这是反映朴总统认识的发言。

国内言论也对像命运一样靠近的统一到底是“给力”还是“负担”意见纷呈。

最近在“张成泽被处死”导致朝鲜不安定性可能加重的情况下,应该随着朝鲜的突变状态准备统一的朝野言论也不少。因为在朝鲜没有完全弃核,挑衅寻衅滋事的金正恩体制没有变化的情况下“统一”很遥远,也很难期待给力的结果。

还有人指出,准备能将朝鲜的突变情况和统一过程朝着安定方向牵引的“统一领导”比可能统一的准备更重要。朴总统提出的统一给力的意思是,准备资金虽然很有必要,但朝鲜崩溃和突变状态下,只有准备能进行软着陆的统一领导才有可能统一。

DailyNK最近为了连载“向100人询问统一”规划文章,同一直研究德国统一和韩半岛统一准备的成均馆大学国家战略大学院院长(照片)廉燉载进行了见面。廉院长表示:“德国的统一不是因为东德共产主义政权变化,而是因为政权崩溃。”“韩国强调同朝鲜独裁政权的和解也很重要,但不是把压迫居民的体制当作合作的对象,而需要看作变化对象的领导能力”。

关于日后金正恩政权的动向,廉院长表示:“金正恩不会为了国家远景规划进行有计划的行动,而是会即兴按照自己的性格用狭窄的眼光运营国家。”“(通过金正恩恐怖政治)金正恩会消灭周围随便对政策提建议的人,所以朝鲜政策的质量会下降的”。

他还表示:“(从这方面来看)金正恩的未来会很不安定的。”“(归根到底)朝鲜的核开发会同金正恩的世袭体制一起成为给朝鲜带来变化的契机”。

【下文为对成均馆大学国家战略大学院院长廉燉载的采访全文】

-在过去两年的时间里金正恩表现得横冲直撞。请您对过去两年进行评价,并谈一谈对进入第三年的金正恩体制的展望。

2011年金正日去世后金正恩世袭时,对金正恩的能否运营好国家的领导能力和突变状态有所担心,但从那个方面权力看起来很稳定。但是到现在为止,金正恩在扩大自己影响力的过程中制造延坪岛炮击、天安号事件、3次核试验、对韩挑衅等,出现了很多错误判断,我对他日后的展望持十分否定的看法。虽然为了谋求内部的安定这样的挑衅是有必要的,但对外方面却给金正恩带来了很坏的影响。尤其处死张成泽导致世界评价金正恩政权是很不像话的政权。

因此,我认为金正恩不会为了国家远景规划进行有计划的行动,而是会即兴按照自己的性格用狭窄的眼光运营国家。金正日作为独裁者的经验也很丰富,也接受了很长时间继承者工作,在对外方面一直处事圆滑,但金正恩并没有那么做,所以他的未来会很不安。

-关于处死张成泽导致金正恩体制的内部不安定性变大的分析也很多。日后金正恩对以什么方式运营国家呢?

从金正恩迅速处死张成泽方面看,实际上可能存在对体制造成威胁的势力。金正恩日后可能会进行这种“恐怖统治”。

金正日对自己的人照顾得很周到,也有活用这些人的能力,但金正恩却无法做到。并且,金正恩会肃清周围想对政策胡乱提建议的人,因此朝鲜政策的质量会大幅下降的。在这方面,朝鲜的核开发会同金正恩的世袭体制一起成为给朝鲜带来变化的契机。

虽然提到金正恩进行核开发的可能性,我觉得基本没有那种可能性。朝鲜维持世袭体制的主要原因是为了切断思想和情报,因此金正恩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去年朝鲜提出的开发区也选择在了可以管理和统治的区域,可以看出朝鲜很可能选择扩大外部投资政策和孤立政策的中间程度。

-您认为这样的金正恩体制的不安定性带来突变状况的可能性有多大?

在金正恩政权倒台后守护朝鲜体制的势力们也很难有活路,因此由于对此的担心,他们几乎不会造成突变事态。因此韩国应该不断对朝鲜人才进行人道性的行动和宣传来改变他们的想法。应该让他们知道拿命来守护朝鲜体制还不如让自己有一个更好的未来。

从极端的角度看,没有民众起义的可能性,但朝鲜居民对民主主义的意识不足的层面上看,这样的可能性不是那么高。归根到底,韩国应该一边关注朝鲜的内部动向,一边展开能引起体制变化的多样性战略和战术。

-您怎么看待朴槿惠政府的对朝政策?您认为为引起金正恩政权变化的对朝政策应该朝什么样的方向发展?

我认为面对朝鲜开城工业区关闭,朴槿惠政府在提出的“韩半岛信任进程”做得很好。并且这次面对高呼 “改善关系”的朝鲜,将离散家属相逢和金刚山观光分开对待方面也给予很高的评价。

虽然表示不会有具体的成果,但忽略了持续强调了对朝鲜信任产生于朝鲜有诚意的态度并付诸行动方面上。向朝鲜传达,如果没有态度变化就不会有支援,那么就会收到同以往不同的丰硕成果。

但是在这样的信心下,草率重启金刚山观光和离散家属相逢,以支援大米作为代价的话,会给朝鲜发送不好的“信号”,因此需要慎重决定。不当方式的支援会对非法朝鲜政权的苟延残喘带来帮助,这就不是为了朝鲜居民的统一了。

给德国带来统一的相关人士曾提议:“首先,支援的时候一定要付出代价;第二,朝鲜提出积极的要求之前不要答应援助;第三,构思能让朝鲜居民知道援助事实的方案”等。韩国政府应该把这个当作刻骨铭心的宝贵意见。

-朴槿惠总统提出“统一给力”后统一的言论正在扩散,但没有具体的规划。

如果政府没有拟定具体的规划只会让居民对“统一给力”产生反感。政府应该研究能让所以国民都对统一感兴趣的方案,解决能说服居民的重要问题。统一部曾经提出的统一坛就因为没有这些前提才没有得到响应。

因为领导德国统一的人士和居民们筹集了统一费用,所以在被问及有没有负担时表示丝毫没有。没有准备统一的具体路线而只是担心统一费用的方向是完全错误的。像德国一样,在统一以前,韩国政府也应该将能够开发朝鲜落后设施的多样性战术等放在心上,对国民们进行说服。

 
删除对方的猥亵语言、 广告等。
参与互动  0条评论
 
0 / 1500 bytes

朝鲜市场动向

2019.06.11
朝鲜圆 平壤 新义州 惠山
市场汇率 8,025 8,020 8,035
大米价格 4,300 4,480 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