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访谈

联合国朝鲜人权调查委员会报告担忧“处决张成泽”后的内部肃清

防止朝鲜反人道犯罪行为国际联盟事务局长权恩琼:“国际机构人权侵害报告应引起?
记者 吳世赫  |  2014-01-15 18:02
看韩语原文  

3月,联合国朝鲜人权调查委员会(COI. Commission of Inquiry on North Korea)将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交去年7月开始开展的调查活动终结报告。国际机构首次直接调查朝鲜人权实况,并以此为基础编写报告具有很大的意义。至今为止调查委员们都无法靠近、彻底隐藏起来的朝鲜反人道人权侵害事实,但此次报告将成为重要的“佐证”。

COI的成立多亏了国内外诸多NGO们的努力。特别是,韩国国内朝鲜人权团体不太了解国际机构的运行方式,而外国人权团体向韩国朝鲜人权团体提供了通过联合国等国际机构解决朝鲜人权问题的方案。在他们的帮助下,2011年9月在日本召开了世界45各团体和个人参加的集会,并成立了防止朝鲜反人道犯罪行为国际联盟(ICNK:International Coalition to Stop Crimes against Humanity in North Korea),最终在联合国成立了COI组织。

最近,采访了站在ICNK成立最前沿,积极支援COI调查活动的ICNK事务局长权恩琼。
 
问:据悉,联合国朝鲜人权调查委员会在韩国、日本、英国、美国结束了听证会,正在准备发行调查报告书。

答:目前,调查委员会正在分析整体资料。这期间发生了张成泽被处决的事件。我们还无法亲自会见朝鲜高层官员进行确认,只能通过朝鲜内部消息人士了解情况。我们向调查委员们说明,过去也发生过几次类似事件,张成泽等高层官员的处决等会引发更多的人权侵害事件。

并对朝鲜最近发生的内部人权侵害事件和过去韩国进行的调查中不足的部分等进行补充说明。对调查委员们就证词或市民团体报告的质疑进行解答。例如,当调查委员询问,据说朝鲜没有言论自由是不是属实?我们就会向记者出身脱北者进行咨询后把结果转告给委员会,也提供有关绑架问题的进一步材料。

问:韩国国内朝鲜人权团体和外国团体都为建立COI付出了努力。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答:首先,通过此次调查我们了解到了联合国国际机构的运作方式。起初我们不知道有COI这样的机构。但是国际团体们先告诉我们可以通过调查委员会解决朝鲜人权问题。人权观察(HRW)、国际赦免委员会(AI)、国际人权联盟(FIDH)等团体通过联合国关注了世界各国的人权问题,所以知道更深入了解朝鲜人权问题的战略和方法。韩国团体们跟这些团体合作学到了解决朝鲜人权问题的多角度方法。是国际社会帮助我们共同应对,并在2011年9月在日本东京建立了ICNK。

问:听说,跟预期不同的是,在重要的时刻由于我国政府就设立联合国朝鲜人权调查委员会没有及时表态,度过了一段艰辛的时间。

答:2013年3月中旬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决议才能建立COI。这需要联合国会员国的一致同意。日本和欧盟在2012年末才知道了草案中包括了设立朝鲜人权调查委员会的内容,其他国家也在等待韩国政府的立场。联合国人权最高代表也高呼应该成立朝鲜人权调查委员会的情况下,韩国政府却默不作声。英国、法国等国家静观其变,美国表示只要韩国同意就赞称,都在等待韩国政府发表立场。
 
当时韩国正处在政权交替阶段,前政府和新政府都在看眼色。当时觉得,韩国政府在这种关键时刻不支持我们。所以我们脱北者们联名上书,100多名知识分子也签了名。要求政府采取非正式的支持。政府官员们说个人角度上进行支持,但是政府表明立场拖延了一个半月时间。最终是美国政府先表示同意设立,韩国政府才表示了支持。
 
遗憾的是,政府的跟朝鲜相关的政策没有一贯性。事关朝鲜未来,但是却因为交替政权而无法下任何决定,也不能进行积极的表态磨磨唧唧的真让人心焦。从2013年2月到3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员国中没有一个国家对设立调查委员会持异议,觉得没有必要进行投票表决,因此没有投票就通过了决议。

问:调查委员会3月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交报告后的活动计划是?

答:现在是1月,最终报告接近尾声了。事实上更重要的是结果报告中所包含的内容。在结果报告上,联合国朝鲜人权特别报告官指出了朝鲜人权侵害的九种类型。希望根据这一调查结果能判定朝鲜人权侵害属于反人道犯罪行为。我认为加害者应负法律责任,更重要的是以此报告为基础制订劝告案,要求安理会出面解决这一反人道主义犯罪行为。因为联合国安理会理事国中有俄罗斯和中国,会不会告到国际法庭还是未知数。但是从上述的内容上讲,此次报告具有一种近乎判决书的权威。

问:可是朝鲜在否认人权侵害事实。

答:朝鲜人权加害者们应该受到国际法庭的处罚,但是我们的第一个目标是向朝鲜政府施加压力。如果国际机构或团体研究朝鲜政治犯收容所,一同采取行动,朝鲜当局只能察言观色。联合国有朝鲜代表部,代表部的工作就是向当局报告有关朝鲜的话题和采取的措施等。也就是说,所有的消息都传到朝鲜当局,这些都会成为朝鲜的压力。

在外交上,如果朝鲜只想跟中国进行交流,那么不会关心其他。但是需要跟非洲、东南亚、欧洲等进行外交,所以必定会感到压力。朝鲜只能看国际社会的眼色,人权蹂躏事例也只能会减少。不能说效果缓慢。

问:实际上,建立COI后朝鲜有什么样的变化?

答:还没有变化。朝鲜几乎无视联合国人权机构对朝鲜人权问题的指责。可是朝鲜对联合国安理会就核试验采取的经济措施有反应。朝鲜当局说国际社会的经济制裁是反共和国阴谋。就算联合国安理会签署决议,把这一问题拿到国际法庭进行处理,也不可能抓捕施害者进行判决。因为朝鲜没有加入罗马协议,所以不受国际法庭的约束。

问:今后,在调查朝鲜人权侵害案例上韩国团体们的作用会更大。

答:我们的活动包括跟国际团体进行合作开展国际性的宣传活动,但是由于证据不足,朝鲜人权情况没能收到国际社会的关注。加入ICNK的团体中有很多世界组织,但大部分是在主页上传叙利亚、利比亚、苏丹、北非、巴基斯坦等低的人权侵害影像资料和图片进行宣传。

这些都无法跟朝鲜人权情况相提并论,但是因为朝鲜人权问题只依靠证词和书面报告,没有影像图片资料,所以国际新闻都不关注这一话题。因为国际调查机构干脆无法靠近朝鲜,所以无法了解事态的严重性。所以这次的COI结果报告非常重要。调查委员会说“朝鲜人权侵害是反人道犯罪行为”,今后的活动应该积极宣传这一结果。重要的是,可信度高的联合国调查机构为朝鲜人权安运动奠定了支持基础。不管是间接还是直接,应该掌握更多的朝鲜人权侵害资料。

问:随着南北关系的发展,人权问题受到政治话题的排挤越来越被疏忽了。

答:解决人权问题需要满长时间。依靠政府也很重要。可是只是梦想,不能解决问题。在南北工作接触上提到政治犯收容所问题,那么能实现会谈吗?因为没有直接渠道,所以我们才利用国际社会。统一部的生命在于跟朝鲜保持联系,但是如果提到人权问题,这一联系马上就会断绝。所以需要更多的NGO活动。

 
删除对方的猥亵语言、 广告等。
参与互动  0条评论
 
0 / 1500 bytes

朝鲜市场动向

2019.11.01
朝鲜圆 平壤 新义州 惠山
市场汇率 8,080 8,100 8,170
大米价格 4,950 4,900 5,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