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张 >
评论

构建2012年与朝鲜人民沟通的桥梁!

应构建无关政权的粮食、提供信息、人权政策促进环境
洪胜奇教授(亚洲大学 哲学系)  |  2012-01-05 13:12
看韩语原文  
上个月28日结束金正日的葬礼后朝鲜国防委员会于30日发表了第一个对韩声明,即“永远不会和李明博那群人打交道”。韩国政府虽然给予了“很失望”的回应,但这并不是无法预测的。比起改善和任期末李明博政府的关系和致力于再创保守政权,更希望打破保守的“韩朝僵硬关系”,促求选举战略,建立以左派联合的政权交替。这是因为他们认为放弃朝鲜改革开放的韩国左派无偿提供会对朝鲜政权生存有巨大的帮助。

从表面上来看朝鲜的敌对态度,只与“吊唁金正日”有关。事实上在朝鲜和韩国国内的角度上来看,曾要求过的“政府正式吊唁”一定会对朝鲜的政策变化给予有好也有坏的影响。不过是把 “隔靴搔痒”的吊唁争论看做是有无国家理性而已。“朝鲜半岛问题从构造上来看,已经成了非人类化”这一点作为结果具有其自身缺少国家理性的意义。只是朝鲜政权和韩国的忠北左派们只是利用吊唁争论来作为韩朝关系僵硬的“借口”。

过去把金日成-金正日政权理解为为了一点小事就闹别扭的邻居大叔。提出无条件民族和解的韩国左派从这一点上来看离他们的妄想更近了。相信“权力是出于枪口之中”的先军政治,把其作为正式纲领的朝鲜,他们可以改变对韩政策的最主要原因是朝鲜人民的“体制疲劳度”和对此朝鲜指导部的“认识程度”,并不是强烈批判韩国政府称之为求爱的小夜曲或朝鲜体制。

尽管言论是不分保守,进步的,但作为李明博政府的对朝课题,他持有恢复与朝鲜的正式或非正式渠道。举例来说,12月31日《朝鲜日报》登载的首尔大学尹应宽教授的文章就是那样说的。
但是尹应宽教授称和朝鲜的对话渠道与金大中-金正日时代相比是不一样的。正忘却通过贿赂、屈辱,或单方面的接触而形成的错误 。卢武铉政权时期他撤去了青瓦台前NSC秘书次长李忠锡KO党派与长官一职,但是实行与李忠锡这样形式相同的对朝政策,卢武铉政权得到的又是什么呢?

根据《维基解密》揭露,前总统卢武铉于2006年8月会见言论社干部们称:“朝鲜与印度的情况相似,为什么印度就可以容忍保有核,而朝鲜就不能呢?真的很难理解。如果美国称持有核武器,韩国人还会感到这样不安吗?对于朝鲜核问题我们无能为力,只能交由下一届政府。强化韩国的国防力量不仅是为了牵制朝鲜还有日本和中国,所以具备军事性态势”。

把这种对朝政策的核心看做是“为了预防危机而温柔接近朝鲜”的人们,其根本问题是深深地欺骗了自己的思维。就像是一部分消费者们在购买了亲环境产品后便产生了体检亲环境政策一样。自认为有弹性并理性思考的对朝专家们还是陷在“韩国如果对朝鲜实行温柔接近政策的话,韩朝关系也会变得柔软且具有弹性”,即使很少“前者是后者的必要条件”的自我欺骗之中。就算韩朝关系没有变成像他们所期望的那样安定,他们也会相信“变得正常化了”。就算不废除朝核他们也会相信“朝鲜是安全的”,这便是没有自我反省能力者典型的思考方式。

对于饿死200万人到饿死300万人的政权,人道的接近是没有意义且不负责任的。还不如政治工学性,人道工学性在结果上更具有人道性。接着把改变朝鲜的政策作为最重要的因素使朝鲜人们感受到体制疲劳度,对此朝鲜指导部的认知程度,客观,值得信赖的推测与借入,为调节韩国国内的舆论而应把彻底安抚行为理解为对朝政策的关键。

朝鲜出现的两种风景分别是事实上平壤以外的地区和从平壤出来的地区。时而与极其贫困现象体现出来的还有中国和韩国可以购买多少外国产奢侈品的富饶风景从朝鲜这里体现出来。金正日的葬礼上林肯、奔驰等最高级轿车比比皆是。在韩国没有乘坐过这种有名气德产轿车的人除了作者也不计其数。

这两种风景具有很鲜明的意义。以放下大部分饥饿人民去解决政权问题,利用舞台装备平壤特权层这个护身符来策划保卫体制,这种贫穷和富饶的现象并不是朝鲜永远的风景。贫穷和富饶是可以变为大多数不关心体制的人民和体制核心阶层的胚盘。拖着一条腿怎么拖也拖不动,另一条腿却随心所欲地移动,如果这样的话,其体制也就快要结束了。

对于朝鲜政权与李明博政府“永远”不会打交道的态度,韩国政府也没必要一喜一悲。到现在为止把他们所说的“永远”这个副词全部组合在一起,也许会需要“永远的时间”。重要的一点是韩国政府可以独自准备强有力的介入政策。

首先,结束分配的朝鲜地区居民们应该寻求可以直接得到实惠的粮食、医疗支援方案。通过国际机构或者以确保分配透明性为前提接受民间团体的帮助还是有可能的。他们最期望直接接近贫穷的朝鲜居民们,但那是不可能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能采取第二种方法了。

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使用脱北者们的个人汇款。当然,粮食援助也有很大可能会被朝鲜政权,平壤的特权层或者军部等机关霸占相当大的一部分。如果不改善朝鲜分配透明性,对于朝鲜的粮食支援是没有意义的。但问题是我们可以接受在粮食支援的过程中受到哪一程度的损失,这确实很难下决定。重要的是降低现在暴涨中的朝鲜粮食价格。

一定要在成功进行粮食支援成的同时进行的事情就是提供对平壤市民意识变化的信息。这里所谓的信息不是指要求朝鲜崩溃的敌对内容,而是充分传达韩国和世界的消息、文化、娱乐项目。即,平壤的特权层应该创造韩国的对朝信息,努力获取实际利益。

换句话说就是向平壤市民提供如果现在实现特权与体制变化,与自身享有的实惠相比较的机会。努力使朝鲜政权制造更多的特别待遇。这正是在东德反对昂纳克市民运动的背景与东西德国生活水平的差异。

在这点上,朝韩的体制竞争还没有结束。对于“像傻瓜一样的外部政治势力”们提高嗓门,我们对于“朝鲜体制绝对没有改变”的金正日统治集团没有必要寒心,也没有必要惋惜。体制竞争韩朝人民应在本质上了解双方的体制现实才有可能开始和结束现在韩国应该公开寻找与朝鲜人民直接交流的渠道了。

最后,李明博政府应该为了通过朝鲜人权法而尽最大努力。虽然大国家党或者野党不关注朝鲜人权法,但也许也有可能拥有共同认识而不把这个问题转交到19届国会或下届政权。当然朝鲜政权会发狂,也会威胁。但是金正日死后“紧闭国门挂起强盛大国门牌”,现在正是为了朝鲜人民,为了制度性装置成为定局的最佳时刻。

特别提到的是,有必要使20~40岁的韩国阶层广泛认识对于朝鲜人民支援或信息提供和朝鲜人权法。虽然以平壤市民为主要对象进行的信息提供是有意识和无意识的进行渗透,但那也绝对不是非伦理的或缺少正当性的。现在这样交流与传达信息到底会受到反对吗?现在不是交流的时代?况且不是敌对内容,向朝鲜人民传达韩国与世界的模样,韩国的任何统治理念,世界上的任何国家会成为问题?

当然,朝鲜政权有可能威胁甚至强行进行对韩挑衅,在就要到来的大选和总统选举之际,政治家们谈论“战争危机”也有可能反对。但是朝鲜的维系和对韩挑衅没有努力通过与朝鲜人民的直接沟通,就算对朝实行阳光政策,由于其首领体制的结构和朝鲜社会的阶级差异经常会产生“朝鲜半岛常数”。

接着,李明博政府应不顾虑任何政治派别,不管谁会在2013年执掌下届政权,达到谁都无力回天的程度,实实在在的构建对朝粮食支援体制,强硬的提供信息基础建设与朝鲜人权保护体制。

从北左派和野权联合当然还有以大国家党为首的反李明博已经站出来称与现政府保持距离,顺应天命。还不如明年一年勇敢地去实行到现在为止左顾右盼,没能做的事情。这是个很好的机会。到现在为止“你如何如何的话,我就会如何如何”的方式接近是对待夸大狂患者金正日的有效对朝政策。但是金正日逝世的元年与2012年应该不考虑其他方面的反应,堂堂正正地构建与朝鲜人民的直接沟通渠道。
 
删除对方的猥亵语言、 广告等。
参与互动  0条评论
 
0 / 1500 bytes

NTEwMis0NTg1

usPP68ils6/Pytf2uPbP2LOkxNggIMTHv8nKx9K7xqy008C0w7uxu87byL65/bXEzcG12MTY    | 变更 | X 

tPK1ub3w1f229w==

veK+9rOvz8rOyszitcTOqNK7sOy3qL7NysfDwLqrwaq+/L34uaWzr8/Ko6y21L3w1f2299K7tbO0ptLUvKvQzKGjzqrBy7Ovz8qw67W6tcTOtMC0o6yx2NKqtcTJy8320rLKx7/J0tS908rctcSjoaOhILOvz8rKx7T318XJ57vh1vfS5cOx19O1xKGi16jWxrbAssO1xKGivt/T0LeozvfLudDU1sq1xM7ewLW5+rzSoaO98NX9tvfV4tH5tcShsMHs0OShsbHYvauxu8PAuqvBqr78zt7H6bXEybHCvqOho6Gzr8/KyMvD8bXEv+DI1dfTv+ywvrW9zbfBy6Oho6GjocrAveezscH3usa6xrW0tbSjrMuz1q7V37L9o6zE5tau1d/N9qGjt+K9qM31s6+2wLLD1d+8sMbk19+5t9LRvq3H7s2+xKnCt6OsyMvD8b7N0qq+9dDRo6zX1NPJw/HW97XEueLDotK7tqi74cbV1dXKwL3no6GjoQ==    | 变更 | X 

朝鲜市场动向

2019.06.11
朝鲜圆 平壤 新义州 惠山
市场汇率 8,025 8,020 8,035
大米价格 4,300 4,480 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