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张 >
评论

朝鲜半岛上“朝鲜民族”与“韩国民族”分化的忧虑

[兰科夫专栏](下)不见韩国和朝鲜在关键局面减少牺牲的决断性
国民大学教授 安德烈•兰科夫  |  2011-11-08 16:16
看韩语原文  
从韩国人民对统一的态度中能看出的一点是,认为统一费用会成为负担的想法。2009年3月根据民主和平统一咨询会议进行的舆论调查中,认为统一费用会成为负担的人占49.4% 。换句话来说,韩国人民有一半以上虽本能地认为统一是“我们的愿望”,但与此同时认为在这过程当中一分钱都不能给朝鲜。

同一份调查卷向认为统一费用是种负担的人问到了财政负担数额。调查结果相当有趣。10名国人当中有大约7人(严格来说为69.8%)认为,统一费用造成的负担若以金钱衡量,每年将不超过20万元。

换句话来说,这将等于每个月得支出1万7千元。当然,对于统一费用有各种各样的推断,但即使是以最乐观的推断为标准来看,估计实际数额将比韩国人民推算会造成负担的数额高出约10倍。要是考虑到这样的国民意识,如今很难将韩国和朝鲜视为同一个民族。

这样的趋势使许多学者们包括安德森教授在内,重新确认向来主张的民族“思想的共同体”理论。在共有经历逐渐消失的大环境下,民族意识的日渐衰弱也变得不足为奇。然而,韩国政治上有趣的悖论在于没有一个政党能直率的表现出对于朝鲜的漠不关心,或是对于统一表达忧虑。

为此,理由在于现代韩国的理念上构造。就连身为外国人的笔者也容易看出,即使是在韩国属于互相对立的思想势力,其共有的特征也都在于民族主义。像韩国这类深受民族主义影响的国家不多。再加上统一不能与韩国民族主义分开的理念成了理由的核心部分。

在韩国,即使是政治团体也不能对统一原则作出批判。正因如此,人们的内心即使是对统一充满了恐惧和疑心也无法在形式上表现出来,也无法包括在政治谈论以内。以讥讽的角度来看,如此现状对于像笔者这类希望统一的人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

对于统一的忧虑和韩国人民所受过的民族主义教育起着正面冲突。然而,最近却出现了克服这类精神上纠纷的方法。这方法就是把“不希望统一”的口号改成“希望达成逐步统一”的主张。

主张希望达成逐步统一的人们不把自己当成“反统一”派,认为逐步(紧接着金正日政权瓦解后)促进统一之事无论在经济或道理上都是合理的方法。这类主张虽然不是毫无根据,但问题在于若仔细观察南北现状,不难发现逐步统一的可能性几乎同等于零。

相反的,主张逐步统一的人们由于把朝鲜的独裁体制看成对富饶的韩国经济造成威胁,因此为了不让朝鲜体制倒塌而主张认为有必要制定对朝政策。事实上,这些人正是主张推行能使金正日独裁制强化政策的人们。

从这类意见的扩散可看出韩国人民之中,认为朝鲜在思想上属于另一个民族的趋势正在不断增长。从国际关系的角度来看,把本国利益视为最高目的和为了取得政治、经济上利益而协助临近国家镇压及残杀民众的独裁制度,实际上也不稀奇。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为了不让朝鲜体制倒跨而认为有必要为此制定一套政策的人当中,对于美国所实施的帮助有用处独裁国政策进行大力批判的“进步派”,所属的知识分子其实非常多。然而,这类认为朝鲜不属于同一个民族的对朝政策,只有在无意识的思潮中才能被认可。

所幸的是,在不能把朝鲜称为其他民族的当前情况下,韩国人民的逐步意识改变在政治上不具备能造成影响的因素。然而,虽然不能公开主张“两个民族论”,但这类意识对韩国和朝鲜的未来或许能造成负面影响的假设性也并非不存在的。

韩国舆论若把为统一的牺牲判断为过大,便将确保能实现统一的机会不被使用。譬如在朝鲜体制崩溃后,若发生混乱和无政府的情况,使韩国为了恢复北边治安而得派遣国军,大多数的韩国人民要是认为会造成许多阵亡者的可能性极高,那将会极力反对派兵。

当然由于韩国不坚决和消极的态度,使得朝鲜半岛的北部地区要是出现混乱,把这点当成直接威胁的中国的介入并对朝鲜实施政治管制的可能性将越来越高。此外,统一要是不能在20~30余年期间实现,这类意识变化也将带来政治上思想与谈论的变化。

在这情况下,韩国境内将出现对于统一必要性进行公开批判的意见或言论,即使是之前宣布希望统一的政治势力也将把统一当成缺乏具体内容的政治象征。另外,在这期间南北之间的差距也将扩大。结论是金正日、金正恩的独裁体制倒跨后,对于统一不多加怀疑的朝鲜民众即使是在要求统一的情况下,日子过得好好的韩国人民也有可能漠视这要求。

对于在韩国和朝鲜生活人们的长期利益从客观角度来看,不能迎接这样的意识变化。以短期而言,南北统一天文数字般的“统一费用”和有可能引发的各种社会纠纷,在数十年后可造成的遗憾鲜明可见。

然而以长期而言,统一将减少由于南北竞争和对立所造成的非生产方面资源浪费,也将除去另一个战争爆发的可能性。为了在统一后恢复朝鲜经济和建设更牢固的南北经济,不仅需要制造相关条件,也必须减少外部势力干涉的机会。

合并为同一个国家的南北在克服了不可避免的“统一冲击”之后,将能更好的进行经济与文化开发,并且更妥善的维护各自利益。在朝鲜半岛上互相形成的两个“朝鲜民族”和“韩国民族”过程,不仅是韩国民族主义者们,也是令在数千年来在这片土地上活过的人们所关注和担忧的。
 
删除对方的猥亵语言、 广告等。
参与互动  0条评论
 
0 / 1500 bytes

vfDLxMXW

usPKwqOsxM+xsbD019PP682z0rujv8O7w8U=    | 变更 | X 

vfDV/cjV

sb7AtL7NysfBvbj2w/HX5aOss/23x7qrubew9NfTu+7E5c3hwcs=    | 变更 | X 

MTM=

ZGEx    | 变更 | X 

tPK1ub3w1f3I1Q==

veK+9rOvz8rOyszitcTOqNK7sOy3qL7NysfDwLqrwaq+/L34uaWzr8/Ko6y21L3w1f3I1dK7tbO0ptLUvKvQzKGjzqrBy7Ovz8qw67W6tcTOtMC0o6yx2NKqtcTJy8320rLKx7/J0tS908rctcSjoaOhILOvz8rKx7T318XJ57vh1vfS5cOx19O1xKGi16jWxrbAssO1xKGivt/T0LeozvfLudDU1sq1xM7ewLW5+rzSoaPP1tTau7nSqrmryLu3otW5vfDI/cXWo6y98NX9yNXV4tH5tcShsMHs0OShsbHYvauxu8PAuqvBqr78zt7H6bXEybHCvqOho6Gzr8/KyMvD8bXEv+DI1dfTv+ywvrW9zbfBy6Oho6GjocrAveezscH3usa6xrW0tbSjrMuz1q7V37L9o6zE5tau1d/N9qGjt+K9qM31s6+2wLLD1d+8sMbk19+5t9LRvq3H7s2+xKnCt6OsyMvD8b7N0qq+9dDRo6zX1NPJw/HW97XEueLDotK7tqi74cbV1dXKwL3no6GjoSA=    | 变更 | X 

u8bU7LzZ

xM+zr8/Kw/fD98rH0ru49sjnvNmw/Lu7tcTWs8PxtdjC76OhxMTA78rHyrLDtLbAwaLW98ioufq80qO/o6Gzr8/KtcTNwbXYyc/Du9PQy9XBqr78ttOhosO709DW0Ln6vvy206Giw7vT0Lbtwt7Lub78ttOjrLb4xM+zr8/KtcTDwL78y+PU9cO0u9jKwqO/o6HI57n7w7vT0MPAufrWs8Pxvvyw1rDW1Nq688Pms8XR/KOsxM+zr8/KsPSx+NPQtajX09TasOXDxbXquPqzr8/KyMvD8b78ttTWxcO0o7+job/WxcLU58TywcvSu7/j8cmwyaGrIA==    | 变更 | X 

u8bT7c79

xM+zr8/KtcTV/sio0ru49rj21NrPwsyouvO2vLG7s7m118fly+PBy6Oss/3By8fly+PS1M3iw7vJtrHwtcTN5tLitvk=    | 变更 | X 

朝鲜市场动向

2019.06.11
朝鲜圆 平壤 新义州 惠山
市场汇率 8,025 8,020 8,035
大米价格 4,300 4,480 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