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张 >
评论

拜登的外交政策需要修正

 |  2021-07-01 16:44


华盛顿—当美国总统拜登在上任头几个月考虑修改路线时,一个变化特别值得考虑:转向更务实、更少意识形态的外交政策。

到目前为止,拜登一直将他的治国术集中在民主和独裁的冲突上。在上月底对国会的讲话中,他把这个国家的对手确定为"世界上的独裁者",并发誓他们“不会赢得未来。我们会的。美国会。”拜登设想了21世纪的“民主……与独裁的效用之争,”呼吁召开全球“民主峰会”,动员有心的国家反对反自由的挑战者。 

这种做法可能有助于团结美国人,但是一个战略错误。拜登上台以来,美国与中国和俄罗斯的关系都恶化了。中国在台湾问题上剑拔弩张。中美两国官员公开吵翻。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出了新的军事威胁。美国和克里姆林宫互相制裁和驱逐对方的外交官。

鉴于利益的不同,美中、美俄关系出现严重紧张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最近敌对情绪的升级增加了发生严重外交破裂或更糟糕事件的风险,也阻碍了在气候变化、全球卫生、核扩散和管理相互依存的世界经济等共同挑战上进行必要的合作。

如果美国的大战略侧重于打击反自由大国,那么美国将很难在几乎所有问题上与中国和俄罗斯合作。拜登政府不应发动意识形态的抨击,而应针对中国和俄罗斯构成的个别威胁制定精准应对措施,同时又争取与它们进行务实的团队合作。

对于中国,美国及其盟国应该反击其不公平的贸易做法,收回关键的供应链并在关键技术领域保持优势,以及应对中国日益增强的军事能力。在俄罗斯问题上,目标应该是遏制和制裁克里姆林宫的军事扩张主义、网络攻击和对外国选举的干涉。而在总体上,所有民主国家无论在哪里,都应谴责侵犯政治权利和人权的行为。

但在一个不全球化不可逆转的相互依存的世界中,面对明确的当前危险并不一定要划出一条新的意识形态断层线。即使遏制在冷战中对苏联起到了效果,非友即敌战略今天也不会产生同样的结果。苏联的经济规模大约是美国的五分之三,它从未接近于发展出超过其民主挑战者的财力。其僵化的社会主义和胁迫性联盟削弱了其经济,也削弱了其全球吸引力。

中国则不是这样,其GDP即将赶上,并将远远超过美国。中国拥有自上而下的政治和经济治理能力、技术实力、可观的外国投资和雄心勃勃的外交活动(包括大规模输出国产新冠疫苗),已经具备可观的全球影响力。不可能重走冷战时期的两大阵营脱钩的全球秩序。

在这个新兴世界,民主治理仍将拥有其固有优势:人类更喜欢自由。但自上世纪40年代美国成为全球强国以来,美国首次面临中国全方位的竞争。由于美国需要中国的帮助来遏制朝鲜,阻止全球变暖,解决其他跨国问题,因此它最好开始着手制定超越"我们与他们"的战略。

如果美国以民主与独裁冲突作为一切政策的前提,则不仅不能遏制中国,更糟糕的是,这实际上会鼓励中国的抵抗,巩固其与普京的俄罗斯的邪恶同盟。中国和俄罗斯在历史上一直是对手,中国的崛起自然会惊动克里姆林宫。但是,这两个独裁政权却形成了一种方便的婚姻,以抵制他们认为的西方的侵略野心。

美国不应让俄罗斯和中国联合起来,而应让俄罗斯脱离与中国的友好关系。正如美国在上世纪70年代向中国伸出援助之手、削弱共产主义集团一样,拜登和他的欧洲盟友应该试图将俄罗斯引向西方。拜登对夏季与普京 的会晤表示开放态度 ,这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虽然找到共同点并不容易,但美国在有选择地与邪恶政权合作方面有着令人印象深刻的记录。

如果拜登继续意识形态门户之见,还可能削弱而不是加强世界民主国家之间的团结。毕竟,美国的欧洲和亚洲伙伴似乎不想和中国作对。 去年12月,在即将上任的拜登政府的反对下,欧盟还是与中国敲定了投资条约(不过 欧洲议会是否批准 仍不确定)。同样,韩国、日本和中国周边的其他亚洲民主国家也不想看到声势浩大的对抗。拜登的明智做法是不要强迫美国盟国做出严峻的选择。

美国自身的创始人建议在外交政策上保持耐心和克制。长期以来,美国一直能够依靠其榜样的力量,将其他国家纳入民主阵营。现在,它应该回归这个长期游戏。民主国家传播其价值观的最佳方式是打扫好自己的房子,从而通过比反自由力量更好的表现战胜它们。美国及其民主盟友应该继续正视独裁政权构成的威胁;但他们也必须为全球挑战中的合作保留一席之地。

查尔斯·库普昌是对外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乔治敦大学国际事务教授,著有《孤立主义》。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21.
www.project-syndicate.org
删除对方的猥亵语言、 广告等。
参与互动  0条评论
 
0 / 1500 bytes

朝鲜市场动向

2020.03.07
朝鲜圆 平壤 新义州 惠山
市场汇率 8,320 8,295 8,390
大米价格 5,300 5,290 5,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