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张 >
评论

“朝-叙利亚核关系疑惑”微妙的意思 ,新的左右为难?

[编辑专栏]有“证据”就严重,是仔细观察朝鲜内部的时机
总编 孙光柱  |  2007-09-28 09:33
六方会谈将于27日至30日举行四天。接着10月2日至4日举行韩朝首脑会晤。两者在对东北亚局势变化能起到一定影响方面具有重要意义。

可是根据会晤的进行情况能够向整体性朝鲜问题,而且在朝核问题上可向积极方向发展。反之会走向不利方向,因此值得我们关注。

所谓向“好的方向”发展,就是透明地申报朝鲜拥有的核武器、核物质、核项目等一切核活动,诚实地完成核设施的区功能化。

走向“坏方向”是指跟9.19共同声明和2.13协议的进行方向相反的方向发展。可是最近围绕朝鲜问题上发生了可向坏方向发展的“突发情况”。那就是朝-叙利亚核关系疑惑越来越大。

9月6日以色列空袭叙利亚以后,12日的纽约时报报道说:“以色列认为朝鲜向叙利亚出售了核设施。”以此为开端提出了朝-叙利亚核关系疑惑。可是发表第一个报道后不到十天,已经大大超出了开始时的“单一性疑惑”,不得不让人密切关注。

英国时报周末版星期天23日报道说,以色列战斗机在6日对叙利亚北部地区进行轰炸以前,以色列特殊精锐部队早已潜入到此地区的秘密基地确保了“朝鲜产核物质(nuclear material)”。如果上述报道属实,那就是很大的冲击。

对此,美国国务卿莱斯23日称:“朝鲜对核武器项目采取完全的透明性是非常重要的。”“朝鲜核问题上依然有很多需要解开的疑问。”

莱斯在跟为参加联合国总会访问纽约的中国外交部部长杨洁篪进行会晤以前对记者们说:“说真的还有很多有必要进行解释的疑问。”虽然莱斯没有明确使用“朝-叙利亚核关系疑惑”,但在场的记者都认为发言中确实有此义。

密切关注星期天时报报道的真实性

24日为止还没有具体表明星期天时报报道的“核物质”是什么。美国务院和白宫对星期天时报报道的内容没有正式反应。只有叙利亚政府马上否认了星期天时报报道的内容。

众所周知,美国针对朝鲜核问题设定的红色界线是指朝鲜不得向海外转移核物质。美国一直说如果超出界线或许会成为“战争原因”。因此,如果以色列特工队确保的“核物质”跟核武器、钚、核装备、核技术有关,那这将相当于“战争原因”相当严重。

星期日时报报道摘要如下:以色列情报当局从几个月前就接到了叙利亚北部“达易尔阿兹兹瓦尔”的一个军事设施内有朝鲜技术人员和核物质的情报,制定了轰炸计划。但布什总统要求提供确切证据,所以一直推迟了轰炸。为了收集证据,以色列国防部直属的特工队“沙拉瑞特马特卡尔”队员们渗透到现场偷取了有关物质的样本,经过精密分析确认此物质是朝鲜制造的东西,美国才允许了轰炸计划。

以色列国防部长埃胡德巴拉克9月6日直接向以色列空军F-15战斗机编队下达了命令,战斗机飞行员在轰炸当天才接到轰炸目标,作战在严格的保密中进行的。时报还报道,由于当天的轰炸达易尔阿兹兹瓦尔的军事设施完全被摧毁,在现场的几名朝鲜人员也死亡。

星期天时报报道说,美国国务院负责防止武器扩散的助理国务卿塞迈尔(Andrew Semmel)9月14日称:“朝鲜技术者们在叙利亚是不可怀疑的事实,叙利亚为得到核装备可能跟‘秘密供应者们’进行了秘密接触。”

星期天时报引用了消息来源“美国和以色列的消息灵通人士”的话。一般来说“消息灵通人士”是泛泛的概念,但大体上指“收集情报的人员或其周围的人”。因此美国的消息来源很有可能是国土安保部、CIA、DIA(美国防情报局)及其周边,以色列很有可能是“莫萨德”有关人物或者其周边的人员。

报道内容具体得让人怀疑真实性。报道详细得如果只要分析出“有关核物质”和其“样本”实际上是何种“核物质”的话,就几乎能完成事情的前因后果。12日纽约时报进行第一个报道以后的第十天进行的报道,所以可以说是非常快速的分析报道。

纽约时报的12日报道后布什政府采取了慎重态度。可是朝鲜驻联合国公使金明吉16日说“和叙利亚具有核协力的怀疑是没有根据的主张”,美国防部长盖茨就说:“如果朝鲜和叙利亚之间的核协力怀疑是实施,那么是极其严重的。”

此外,原定于19日举行的六方会谈突然推迟到了27日。据外信报道,六方会谈的美方代表克里斯托夫希尔都已经准备好去往北京的行李,快要出发的时候接到了上述消息。不知是不是因为朝-叙利亚核关系的原因,但是如果外信报道属实,那么是说“非常重要的信息”紧迫地传达到了助理部长希尔那里。

第二天,9月20日美国总统乔治布什在白宫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屡次回避了有关朝鲜是否向叙利亚传达了核技术的提问,反复说道:“如果朝鲜希望六方会谈成功,就不应该扩散武器。”布什总统回答的时候没有用核武器字样,而是用了“武器”。这句话最少并不是指一般性武器,所以具有了很难确定朝鲜和叙利亚之间是持续已久的“导弹协力”还是新的“核武器协力”的意思。

可是星期天时报的报道以后,国务卿莱斯说道:“朝鲜核问题上依然有很多需要解开的疑问。”这里的“依然有需要解开的疑问”具有非常强烈的“核扩散问题”的意思。因为美国到目前为止向朝鲜要求解释的项目是跟HEU(高浓缩铀)或者跟UEP(铀浓缩项目)相关的东西。据说最近朝鲜向美国说明了引进高强度铝合金的问题,美国也首肯了相当部分。因此,“依然有很多需要解开的疑问”很有可能是新近提出的“朝鲜核扩散问题”。

既然莱斯说“还有很多需要解开的疑问”,那么27日的六方会谈上朝鲜应该“解释”“朝-叙利亚关系疑惑”,美国好像也有通过此机会听取朝鲜核活动情况的仔细申报的意图。也就是说,关于以色列特工对确保的“朝鲜产核物质”,美国肯定会从以色列得到全面的协助。因此美国已经确保“证据”的情况下,能够判断朝鲜对自身的核活动是不是进行“诚实的申报”还是假申报。

如果星期天时报报道的内容属实,那么问题是表述为“核有关物质的样本”的“证据”的力度。

叙利亚和朝鲜从很早以前就已经进行了导弹合作。“导弹协力”是指朝鲜通过叙利亚主要向伊朗和伊拉克走私导弹的事情。91年海湾战争时期,朝鲜中央党作战部(部长吴克烈)甩掉了多国军队的追踪,利用两艘民用船只途径叙利亚向伊拉克走私过改良型飞毛腿导弹(作战部出身人员的证词)。叙利亚是连接伊朗和伊拉克的主要途径。

据纽约时报等报道,9月3日也有朝鲜船只进过叙利亚港,以色列继续跟踪这种情况。而且既然侯赛因政府已经消亡,那么从朝鲜经由了叙利亚的事实,就能推理出这有可能跟伊朗有关。另外还没有可以证明叙利亚开发核项目的证据,因此可以推断出跟目前成为问题的伊朗核(浓缩铀)项目有关。

因此,坏消息可以推断为朝鲜经由叙利亚向伊朗走私已拥有的与浓缩铀相关设备的可能性。虽然可能性低,但更坏的估计是本想直接出售浓缩铀或者核武器。不管怎样,如果不是有关“导弹协力”的证据,而是“核协力”的证据,那么六方会谈的未来将面临严重的事态。如果朝鲜没有可以让人信服的回答或解释,那么有关五个国家也有可能步入回到起步点重新协商朝核问题方向的状况。

应该仔细观察朝鲜内部

此外,如果证据证明朝鲜确实进行了“核协力”,那么除了六方会谈问题以外,包括韩国的5个国家也有必要重新仔细观察金正日政权的内部问题。

金正日政权虽然推行核试验的强攻战术,但2001年的9.11恐怖事件以后没有跨过美国划定的“核物质对外转移”这一红线。也可以认为是,现实上PSI(防扩散安全倡议)正在运行,金正日还亲眼目睹了阿富汗政权上侯赛因被推翻的过程,所以不得不遵守了红色界线。而且到目前为止在美朝的主导下六方会谈顺利进展,所以很难相信金正日会瞒着美国有计划、有目的地跟叙利亚进行了危险的“核交易”。

可是如果有物质上的证据明确证明进行了“核交易”,那应该怎样对待这一问题呢?

当然会有很多可能性,但也有必要提出在金正日不知情的情况下“泄露”跟核有关物质的情况。这种情况只有在金正日的绝对权威“失去命令权威的情况”下才能发生,那么可以先考虑到把保卫部或军部、党高层官僚、军保卫司令部等作为靠山,想做冒险性很大的“一次性买卖”的部分赚取外币的人员。

目前朝鲜的主体思想、党的生活总结等几乎失去了意义,不管地位高低“金钱思想”占据了居民的意识。在这种情况下,美朝之间的友好气氛或者朝鲜的弃核消息传到朝鲜权利内部的话,跟金正日企图达到的一时的对美、对韩柔和战术无关,有可能发生罕见的事件。

从80年代末开始正式进行了包括朝鲜权利层在内的一般居民赚取外币的工作,所以到现在有20年的时间了。朝鲜社会的党-军-国家运行体制早已崩溃,所有重要判断都集中在金正日一人身上的情况下发生的缓慢的腐败现象也有20多年的时间了。

2000年以后,韩美中日等情报机构得出了大体上“金正日政权的内部没有明显的异常征兆。”这一分析大体上没错。但是这种评价不能持续到永远。因为很难预计上述“疲劳现象”不知在何种情况下,以何种事件为契机传播到整个朝鲜社会。

不管怎样,纽约时报的12日报道为开端的“朝-叙利亚核关系疑惑”对六方会谈和今后的朝鲜局势产生何种影响,让人关注。
 
删除对方的猥亵语言、 广告等。
参与互动  0条评论
 
0 / 1500 bytes

utq9uA==

uf65/qOstryxu8Tjw8fWqrXAwcuhraGt1K3AtLqrufrIy9Kyz7K7trjjWVmho6GjoaM=    | 变更 | X 

朝鲜市场动向

2020.03.07
朝鲜圆 平壤 新义州 惠山
市场汇率 8,320 8,295 8,390
大米价格 5,300 5,290 5,500